9

您的位置:首页>热点资讯 >详情

参考 | 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评价结果及有关启示

2022-05-31 10:00:11

'渔业知识服务'公众号

原文链接

绿色发展是海水养殖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开展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评价有助于提高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进而带动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整体提高。前两期分别为大家介绍了《开展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评价的重要意义和可行性》和《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的内涵和评价体系》。本期为大家分享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评价结果。

、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评价结果

(一)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程度偏低

按照上一期介绍的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测算了10个省份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mariculture green development index, MGDI),结果显示,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程度偏低,各省份得分值均未超过0.6(1)

根据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得分情况,将10个参与评价的省份大致分为4个梯队:第一梯队为山东和福建(得分0.5);第二梯队为浙江和辽宁(0.4≤得分<0.5);第三梯队为广东和海南(0.3≤得分<0.4);第四梯队为广西、天津、江苏和河北(得分<0.3)

 

1  各省份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得分结果

(二)不同二级指标绿色发展情况评价

不同二级指标在各省份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表现不尽一致(表2)。“资源节约”项,福建得分最高,主要贡献指标为深水网箱单位水体产量和单位养殖面积有效海水产品产量;河北得分最低,主要受深水网箱单位水体产量和单位养殖面积有效海水产品产量指标得分为0的影响。“空间拓展”项,山东得分最高,主要贡献指标为海水养殖面积和工厂化养殖面积;天津得分值最低,主要受海水养殖的空间条件所限。“环境友好”项,山东得分最高,主要贡献指标为贝类养殖碳汇量和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评价值;广东得分最低,主要受鲜杂鱼需求量大、藻类养殖量少所影响。“产品绿色”项,浙江得分最高,主要贡献指标为绿色食品占有效海水产品产量比重;江苏得分最低,主要受绿色食品占有效海水产品产量比重、地理标志产品数量和中国特色农产品优势区数量指标得分为0所影响。

 

4个二级指标中,环境友好指标的平均得分最高。从该项指标的下级指标得分来看,各省份在鲜杂鱼需求量和贝藻类养殖碳汇量指标得分方面具有较大的工作空间。其中,减少海水养殖对于鲜杂鱼的依赖性,既有利于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又能减轻养殖水域环境压力,具有双重功效。有关部门正在组织编制养殖尾水排放的国家标准,该标准正式发布后,将进一步明确海水养殖尾水排放的具体要求,从而对于限制鲜杂鱼在海水养殖过程的使用发挥倒逼作用。

(三)绿色发展贡献度及均衡性分析

利用10个省份4项二级指标得分占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比重表示该指标对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贡献度(表3),可从两个方面进行解读:一是,单项二级指标贡献度越大,说明其对该省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贡献度越大;二是,利用4项二级指标贡献度的标准差反映该省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在4项二级指标的均衡性

 

从表3可以看出,“环境友好”和“资源节约”两个二级指标在各省份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中的贡献度最大。其中,“环境友好”是河北、江苏、天津、广西、辽宁、山东和浙江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的主要贡献指标,贡献度平均值达到44.13%,可见,鲜杂鱼需求量、贝类养殖碳汇量、藻类养殖碳汇量和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评价值在上述省份的发展情况良好,提高了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水平;“资源节约”是广东、福建和江苏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贡献度最高的指标,说明单位养殖面积有效海水产品产量、海水养殖专业从业人员全员劳动生产率和深水网箱单位水体产量的得分在上述省份较高,通过提高海水养殖生产效率,减少投入要素浪费,为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发挥积极作用。产品绿色指标在各省份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中的贡献度最小,仅为14.98%。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沿海省份渔业主管部门和养殖生产经营主体不重视绿色水产品认证工作;二是现阶段海水养殖业发展方式仍较为粗放,海水产品养殖生产过程未能按照绿色食品认证的规范要求进行生产,影响了绿色海水产品的认证数量。《绿色食品统计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绿色食品总数42739个,而水产类产品数量仅为648个,占比为1.52%。上述统计数据也能够反映出绿色食品认证工作在水产行业的重视程度还很不够

10个省份4项二级指标的贡献度标准差结果来看,海南省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评价的4个二级指标得分值较为均衡,其标准差最小,其次为浙江和福建,上述3个省份通过均衡推进,实现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江苏省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评价的4个二级指标得分值离散程度大,标准差值最大,其主要原因是产品绿色和空间拓展两个二级指标得分值的贡献度偏低,从而影响了江苏省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整体水平;河北和天津也存在同样的发展失衡问题,其中产品绿色和空间拓展指标得分对河北省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的贡献度分别为2.59%15.89%,空间拓展指标得分对天津市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指数的贡献度为0%。因此,根据测算结果,江苏、河北和天津3省份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的4个二级指标处于非均衡状态。

、有关启示

(一)可常态化开展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评价工作

“十四五”全国农业绿色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要制定农业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完善综合评价方法,开展农业绿色发展效果评价。基于海水养殖业在渔业中的重要地位和产业特性,可在海水养殖业中先行示范开展绿色发展评价工作,并不断总结完善强化应用与推广。建议“十四五”时期,由渔业主管部门牵头定期发布《中国海水养殖业绿色发展评价报告》,探索将考核评价结果纳入到各级渔业主管部门海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实绩考核内容,进一步与各地区渔业发展补助资金的分配方案挂钩,奖惩结合,全面提升海水养殖业绿色高质量发展水平。

(二)绿色优质海水产品需“产出来”和“创出来”齐步走

各级渔业主管部门和水产技术推广部门应积极引导海水养殖业生产经营主体严格按照绿色食品相关规范标准开展生产,通过规范产地环境、投入要素和生产管理等环节和操作,打造绿色海水养殖业全产业链,从“产出来”和“管出来”两方面稳步提升渔业绿色底色。同时建议沿海省份相关部门要积极开展海水养殖产品的绿色食品、地理标志产品等认证和注册,加大渔业品牌化发展扶持力度,通过“产出来”和“创出来”两轮齐动提高绿色海水产品供给水平。

(三)深远海养殖是海水养殖业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

水域资源空间是发展水产养殖业的基础要素,就像耕地与种植业的关系。近年来,在城市化进程、环保督查等多重因素影响下,近海水产养殖面积受到一定幅度的压缩,拓展深远海养殖空间(离岸3千米以上、水深大于20米以上的开放海域)不仅能缓解空间紧张的问题,而且由于生产技术和设备先进、养殖空间开放等原因,更加符合绿色养殖要求,是海水养殖业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尤其在中国东海、南海海域满足上述条件的空间广泛,在这些海域实施深远海养殖项目具有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深远意义。以“振鲍1”“福鲍1”“振渔1”等为代表的新型深远海养殖装备开始试验性生产,“国信1”已开始建造。建议由国家出台相关政策,从设备制造、税收、养殖用海等方面予以支持鼓励。

(四)海水贝藻养殖生态价值值得大力开展研究

非投饵型的大型藻类和滤食性贝类养殖是我国海水养殖产量的主要贡献来源(约占80%),是最主要的碳汇渔业养殖品种,具有缓解海域富营养化的重要生态价值。同时,从广义的蓝碳概念出发,海水养殖贝藻类属于蓝碳范畴。有必要将海水贝藻养殖作为渔业生态产品开展专题研究,构建海水贝藻养殖生态价值评价体系,进一步建立健全贝藻养殖产品生态价值实现机制,促进海水养殖业绿色健康可持续发展。

(五)养殖尾水排放标准制订工作需加快推进

养殖尾水治理是农业农村部“十四五”期间组织实施水产绿色健康养殖的“五大行动”之一,做好这项工作的基础是“有标可依”,《意见》也明确要求“推动出台水产养殖尾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快推进该标准的制订工作、尽快发布实施;各沿海地区要因地制宜,根据当地海水养殖发展特点,制定不低于国家标准要求的养殖尾水排放标准;针对大黄鱼、花鲈、鲆鲽类和青蟹等海水养殖重点品种,开展鲜杂鱼使用情况监测,评估配合饲料在这些品种养殖中的替代效果和工作推进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