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您的位置:首页>热点资讯 >详情

专题 | 关注水产动物育种专利,提升我国育种竞争力--中、美、日三国水产动物育种专利对比分析的启示​

2020-09-14 10:57:45

渔业知识服务

原文链接

种业知识产权保护,关系到种业的创新能力,对于规范促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种业新品种意义重大。专利制度是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制度,在水产育种领域,能够保护育种者、科研单位、企业的权益,同样也事关国家利益。为此,本文分析了全球水产动物育种专利,并重点对中国、美国、日本的专利情况进行了对比研究,分析认为,应加强对水产动物育种知识产权相关问题的关注,充分利用专利对原创技术进行保护,并加深对已有丰富专利信息的分析利用。希望从专利的视角,提出对育种学科研究和管理的粗浅建议,以供管理决策、科学研究等参考。

一、水产动物育种专利基本情况

(一)专利总体数量

截至2018年,水产动物育种全球授权发明专利总量为1721项,其中,中国专利1474项,占比85.6%,其次分别是美国96项,占比5.5%,日本75项,占比4.3%。如图1,从专利数量上看,我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相关专利规模处于绝对优势。从变化趋势看,水产种业相关专利数量总体呈逐年递增趋势,美国、日本专利数量变化总体较为平缓,无明显的递增趋势。

中国在专利数量上的领先,与我国水产养殖的优势地位以及水产养殖品种多样密切关联,也与我国近年来科研评价的导向不无相关。但与作物育种相比,水产动物育种专利申请量偏低,对育种方法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例如,在作物育种领域,仅玉米分子育种全球专利总量就达8000余项,中国约占五分之一。

(二)重要专利情况

从影响力指数、布局力度指数、保护力指数三个方面,衡量重要专利的情况。影响力指数反映重要专利对其他研究的影响力。布局力度指数反映重要专利的地域保护广度及后续研究深度。保护力指数反映重要专利的技术保护强度。如表1所示,我国的重要专利影响力指数、保护力指数略高于日本,其他指数的表现均低于美国和日本。

我国专利总量大,但重要专利与美国相比相对缺乏。从影响力看,我国重要专利技术更少受到关注或者对其它相关研究发挥促进作用。从布局力看,我国重要专利鲜有在海外的布局,且少有以专利家族的形式对专利技术进行整体全面保护。从保护力看,我国单项专利保护的内容有限,在保护的广度和深度方面有待提升。

二、水产动物育种专利的技术热点

通过技术功效热点矩阵(如表3)可以看出,中国专利主要在杂交育种和选择育种等传统技术领域,而美国日本则更多的集中在分子育种和细胞工程育种。需要提出的是,中国在细胞工程育种、分子育种等新兴领域也有大量专利申请,但相比较而言,更多的以传统育种方法为主(约占66%)。从应用上看,中国更关注在生产性状的选育,美国则更关注质量性状的选育。

通过重要专利的内容分析,发现中国专利涉及鱼、虾、贝等多个品种的培育,并以扇贝培育居多。美国专利主要集中在转基因观赏鱼(特别是斑马鱼),日本主要集中在生殖细胞移植(主要是多倍体方法)中,对于南美白对虾、转基因鲑鱼等成熟品种的育种专利却鲜有申请,这可能是由于水产动物育种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相对薄弱,也可能是由于动物育种技术保护的难度和特殊性,相关公司采用了技术秘密的保护策略,原因有待进一步分析。

三、知识产权的海外部署情况

借助技术起源地(专利优先权国)与技术扩散地(专利家族受理国)之间关系,可以探讨三个专利量领先国家间的技术流向特点,从而判断各国知识产权的海外部署情况。从图2可以看出,三个国家之间总体专利流动数量不大,中国在美国申请专利15件,在日本申请专利6件。美国在中国申请专利11件,在日本申请专利17件。日本在中国申请专利9件,在美国申请专利21件。但由于三国专利数量的基数不同,专利输出的比例差异较大,日本有超过40%的专利输出,美国有28.7%的专利输出。中国在其他国家的专利布局很少,仅有1%的专利流向美国,0.4%的专利流向日本。

知识产权的海外部署,是实现种子市场海外扩张的重要保障目前国内育种单位战略性的利用知识产权的能力还十分有限,也少有占领世界品种市场的意识。美国和日本则拥有更高比例的海外专利,相对更加注重育种技术在海外的知识产权保护布局。

四、技术创新主体情况

不同的专利权人类型,体现了该领域的技术创新主要集中在哪类群体。如表4。中国的专利申请主体为科研院所和政府,公司和个人的专利相对较少。美国和日本三类专利权人差距较小,其中,美国的主要专利权人是个人,而日本则主要集中在公司。

五、结论与启示

水产动物育种专利研究,涉及产业、技术、贸易、法律、知识产权保护等诸多问题,本报告基于专利文献的视角试图对相关问题的现状予以一定程度的揭示,并据此提出如下建议,供管理决策、科学研究等参考。

(一)我国水产动物育种专利总量高,且取得了快速长足的发展,但重要专利的影响力、布局力度和保护力度等,显著低于美国,与日本基本相当。分析原因,申请专利的目标主要应为保护品种培育者的知识产权,但我国现行专利制度下,动物品种不直接授予专利权,仅可对动物品种的生产方法授予专利权。《畜牧法》等虽提及应对新品种培育者的合法权益予以保护,但总体而言,现行的法律对种子品种以及对研制过程中产生的许多知识产权缺乏切实的法律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专利申请的初衷部分偏离了其最初目标,也有部分培育者选择将育种方法作为技术秘密保护起来,而非通过专利保护其核心技术。我国应该更多地关注对水产动物新品种法律方面的研究,积极推动相关法律、政策的制定,从而保护水产动物新品种培育者、研发单位的知识产权,促进相关高质量原创性科研产出的培育及保护。

(二)中国在国外的专利布局占比较低。相比而言,美国和日本虽然总体专利量不及我国,但更加注重原创技术在国外的知识产权保护。在当前全球WTO的框架下,知识产权成为了国际贸易的重要武器,发达国家利用知识产权不断从产业链和价值链控制市场,我国在这方面还相对未建立起来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对种质资源保护不够,极易导致了我国一些种质资源被国外剽窃,损失潜在利益。从成果管理的角度,我国应该加强对现有成熟技术的国外布局,积极应对防范水产动物育种在国外市场竞争中可能面临的侵权打压风险。

(三)从专利权人看,中国的种业创新主体为科研机构,科研机构申请专利后,通过专利权的许可与转让进行专利技术的转移转化。我国发生许可的专利总共有39件,建议对已发生转移转化的专利及技术进行深入研究,吸收学习其先进经验。同时,加强对未转化专利的分析利用,促进相关专利的转移转化与产业利用。

(四)从研究方向上看,中国在传统和新兴技术领域中均申请了大量专利,且更集中在杂交育种和选择育种等传统技术领域,对生长性状的关注度更高。美国日本则更多的集中在分子育种和细胞工程育种。从各国专利的技术相似度上看,中国和日本的技术领域相似度更为接近。建议相关科研团队,可以从技术、改良性状、品种作为切入点,有针对性的对相关专利进行专门研究,并重点对已发生转移转化的、技术引用度高的、权利要求数量多的、专利同族量大的、在多国申请的专利予以重点关注,加强对相关领域的技术研判,有针对性地开展技术合作,提高育种研发效率。

来源: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信息中心

欢迎扫码关注“渔业知识服务”公众号。